今天是 2018年12月21日 星期五欢迎访问精诚威廉希尔药业网站!
全国服务热线:400-8958-590 丨收藏本站英文版

抗癌药不只是降价一件事 “一粒药”的困境如何破解

发布日期:2018-11-20    浏览次数:40
       “我病了三年,四万块钱一瓶的正版药,房子吃没了,家人被我吃垮了。”这是今年7月引发热议的影片《我不是药神》中的一句台词,也是很多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(以下简称慢粒白血病)患者的真实写照。癌症患者在高药价面前为了求生,不得不选择低价走私药,徘徊在法理与人情之间。        一直以来,中国的抗癌等原研药价格居高不下。为解决百姓用药贵用药难的问题,有关部门出台了多个政策促进(进口)药降价,包括实现抗癌药品零税率等。但同时,破解“一粒药”的困境,还需在医疗改革、医药创新和投资各方面的共同努力。
       “天价”抗癌药        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慢粒白血病患者在病情的慢性期需要长期服用瑞士“格列宁”维持生命,在中国每盒定价三四万元,一盒只能服用一个月,一位患者每年的用药费用就超过40万元。不堪重负的患者,为了求生不得不选择低价走私的仿制药,这种药的价格只是瑞士药的二十分之一。        实际上,电影里那些慢粒白血病患者,是国内癌症群体的一个缩影。2018年2月,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一期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:2014年全国恶性肿瘤估计新发病例数380.4万例,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,每分钟有7个人被确诊为癌症。        而对于这其中的多数癌症患者来说,抗癌药品的价格决定了他们生存希望的大小。以肺癌治疗为例,“抗击肺癌神药”欧狄沃,单支费用高达2万元,一年的治疗成本约合人民币96万元;另外,肺癌治疗药物“特罗凯”,每盒价格约在19800元;从英国进口的“正版”易瑞沙,每粒在国内要卖500多元,一瓶30粒药片价格为15000元。        惊人的药价,让“一粒药”拖垮了一整个家庭。正如《我不是药神》电影里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所说,“我病了三年,四万块钱一瓶的正版药,房子吃没了,家人被我吃垮了。”        《我不是药神》播出后,引发了热议,并且引起了国家的高度关注。        “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‘救命药’买不起、拖不起、买不到等诉求,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。”李克强总理在批示中指出,“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,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”。        “一粒药”困境如何破解?        在《我不是药神》电影中,有一种每瓶进价仅需500元的印度“格列宁”,现实生活中被称为“仿制药”。资料显示,仿制药是与原研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、剂型、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药品。众所周知,我国是仿制药大国。据《2017年食药监督统计年报》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底,中国有4376家药品生产企业生产的产品95%以上均为仿制药。 在资本方面,今年4月,港交所对主板上市规则进行了较大修订,允许未盈利或无营收的生物科技企业赴港上市,支持和鼓励新药研发企业发展,助推我国创新药的研发。        此外,在政策方面政府亦做了不少努力。据国家卫健委的消息,从今年5月起,实行三措并举降低抗癌药价——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;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、采购;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。并且,近日来,各省份药采平台陆续传来跨国药企降价的消息。          不过,要破解“一粒药”困境,还需在医疗改革、医药创新和投资各方面的努力,需要政府、医药企业、医药人才的共同助力。  

走进威廉希尔
资讯动态
威廉希尔文化
产品全览
营销服务
质量保障
加入威廉希尔